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房产

《特别报导》孩子的新父母:网路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2019-07-28 12:18:00 来源:开心     编辑:[db:作者]
《特别报导》孩子的新父母:网路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 6 years ago《特别报导》孩子的新父母:网路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10 分钟阅读路透威斯康辛州阿普顿市9月9日 - 在网上,她自称“肥妈”(Big Momma),他叫“爱宝贝”(lovethemcute)。2006年夏天,伊森太太(Nicole Eason)跟与她同居的温斯洛(Randy Winslow)带着相同的目标上网搜寻。 两人都在寻找能领养的小孩。 网名“爱宝贝”的温斯洛,当时41岁、秃头、大肚子。他在网上跟人交换小孩的裸照,然后会去逛一个叫“爱幼童”(baby&toddlerlove)的聊天室。法庭文件显示,他在那里自称为“小小恋童者”。他在聊天室会钜细靡遗地吹嘘猥亵男童经验,还解释如何掩人耳目,“就是教导他们觉得这没什幺,也不要告诉任何人。”他在与一位卧底联邦探员聊天时写道,“家里发生的事不外传。” “肥妈”伊森太太那时快满28岁,她从其他州搬到了伊利诺伊。在先前住过的两个州,当局在几年前带走了她两个亲生小孩。当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她和她朋友照看的一个孩子,在她看护时丧生。 在与伊森先生(Calvin Eason)分居两地,跟温斯洛同住伊利诺伊州的蒂尔顿镇时,伊森太太希望能够再做母亲。而要找到新的孩子,她要做的只是在网上的论坛花几个小时而已。 2006年7月14日,她在网上与威斯康辛的格兰娜-穆勒(Glenna Mueller)搭上线。穆勒准备放弃之前领养的一个10岁男孩。 46岁的穆勒曾是有执照的保育员。她再婚后日子过得很辛苦,主要靠政府对她七个养子女的补贴。大约三年前她领养了这个男孩。穆勒告诉伊森太太,现在他的脾气太大了。 “我当时再也受不了看着他,”穆勒现在回忆道,“我要这个孩子离开。” 就在那个时候,穆勒进到了雅虎一个叫“考虑中断领养”(ConsideringDisruptinganAdoption)的群组,里面都是抚养领养儿童遇到了麻烦的人。(这个群组已经运作九年,路透向雅虎询问后,雅虎以违反雅虎服务条款为由将其关闭)。这类群组的帖子里提到的小孩,多数都来自海外。穆勒的儿子是非裔美籍,是她从寄养服务机构领养的。穆勒在帖子里对他描述了一番,留下了联系方式。伊森太太立刻就联络她。 7月的那个清早,两人开始互通邮件,穆勒给伊森太太发了一张男孩的照片。“他好可爱!!!!!!”几分钟后伊森回信说。她很快就问:“温斯洛想问,今天我们方便过来看看吗?” 当天下午,她和温斯洛已经驱车北上,从伊利诺伊州花了五个小时开到穆勒所在的威斯康辛州阿普顿市。他们就在高速公路旁一家旅馆的停车场碰面,穆勒把男孩带来了。 之前在邮件里,伊森已经告诉穆勒他们不需要让律师介入。他们也没通知任何儿童福利官员。穆勒带了男孩的出生证明,还给伊森太太写了一张纸条:伊森和温斯洛获得她的许可来照管她的儿子。 穆勒不太清楚这两人的底细。她不确定他们在哪里工作或是否有工作,是不是夫妻;她对于伊森太太两个亲生孩子被带走的事也一无所知;她甚至不确定他们的住址。她只知道,他们愿意接受一个她无法再忍受的孩子,而这已经足够。 穆勒提到照看这个10岁男孩时说,“我当时没办法了,厌烦透了。”男孩的名字未被透露,因为路透无法联系他。穆勒说,“我心想‘对了,你们可以带他来看我。记得通知我。” 在Fairfield旅馆外面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后,伊森太太和温斯洛载走了男孩--他成了美国弃养儿童黑市的一个商品。 路透调查发现,在世界各国收紧规定,美国民众到海外领养小孩变得更加困难之际,对于这种通常从网上留言板开始的非正式“找新家”行为,也就是弃养儿童监护权移转,美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限制措施。 这个市场不受监管,因此尤其危险。由于政府不监督网络论坛,像温斯洛这样的人就能在当局不知情的情况下,轻松取得一个孩子的监护权。针对这些想领养孩童的人,把关工作通常只能靠那些一心想送出孩子的养父母。 “我当初有可能就把她交给某个连续杀人魔了,我真是走投无路了,”一位妈妈在2012年3月写到她为12岁养女找新家时表示。 “有成百上千的人在给小孩找新家,”穆勒说。有人说,这种找新家论坛就像是“挑选孩子的‘农场’”。 在网上留言中,很多会描述这些被放弃的孩子有着身体或心理障碍。在路透分析的一群案例中,有超过半数的儿童被形容为有特殊需求。约有18%的儿童被描述为有遭到性虐待或肢体虐待的纪录。 这样的描述可能会引来一些危险人物。“如果你将他们滥用药物或性问题等细节广而告之,将招来危险。”加拿大皇家渥太华健康护理组织(Royal Ottawa Health Care Group)的预防儿童性侵害专家塞托(Michael Seto)称。 芝加哥研究性侵者的犯罪心理学家奥斯特罗夫(Eric Ostrov)说,处境尤其危险的是那些被形容成问题儿童、缺乏固定父母榜样的孩子。他说,这种描述会有“巨大吸引力”。 帖子里的多数孩子都符合这种特性。他们大部分是从海外领养,再被带到美国。不过,出生在美国的孩子也有可能最终落入地下交易市场。伊森太太和温斯洛领养这个10岁男孩的例子,就说明了父母可以多幺轻而易举把孩子转交给网上认识的陌生人。 “这年头,大家都在网上找对象,”伊森太太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样就谁也不评判谁了。” **伊森太太的女儿** 2000年初,也就是在旅馆停车场领养穆勒儿子的六年前,伊森太太引起了马萨诸塞州儿童福利管理机构的注意。 时年21岁的伊森太太把亲生女儿带到了匹兹菲尔德市的一家医院。法庭纪录显示,当时伯克希尔医护中心(Berkshire Medical Center)的医生诊断出她九个月大的女儿有过“股骨骨折”,“而她父母无从解释”。法庭纪录称“医院拍了完整的X光片,发现有两处癒合程度不同的骨折伤痕”。“这对父母没为这些骨折寻求过治疗。” 伊森太太过去一位友人瑞贝卡(Rebecca Kickery)说,她记得导致这个女孩进医院的事故。她说,她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一位儿童社工。 她说,女婴当时“坐在学步车里追着妈妈跑,伊森太太嘴里骂着她,拉过学步车,猛拽了她一把…拉拽的时候,她女儿的腿朝向一边,身子倒向了另一边。我当时听上去感觉就像掰断一根木棍的声音。我心想,这可怜的小女孩。” 伊森太太接受路透采访时,否认发生过这件事。 麻萨诸塞州官员一份日期为2000年1月3日的报告,记录了女婴的伤势。之后的法庭纪录显示“孩子当时被带离父母身边”,官员称因父母有“疏忽”行为。 一个月后,也就是2000年2月5日,伊森夫妇跟朋友去了瑞贝卡在匹兹菲尔德的公寓。瑞贝卡请妹妹帮忙照看18个月大的儿子奥斯丁(Austin)。 伊森太太后来告诉警方,那天下午大家在玩牌,奥斯丁和表哥在洗澡。伊森太太说她听到浴室传来孩子的哭声,“心想可能是水变凉了,因为天知道他们在里面呆了多久了。” 警方的报告称,伊森太太去了一趟浴室,看到奥斯丁脸部朝下泡在水里。她告诉瑞贝卡的妹妹,也没把男童抱起来就离开浴室,“我吓坏了,”她这幺告诉警察。 日期2000年2月14日的报告显示,伊森太太是最后一个去查看孩子们情况的人,也是第一个看到奥斯丁脸朝下泡在水中的成年人。 小孩没有救活,他的溺死被裁定为意外事故。几天后警方断定“没有理由认为是蓄意加害,而是疏忽所致。”没人遭到起诉;根据马萨诸塞州对法院陪审团的指示,马州法律规定,若检方要起诉,必须证明看护者的行为“已超出单纯疏忽,达到重大过失”。 现在,瑞贝卡希望重新开启调查,但伯克希尔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称,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这宗案子已经完结。伊森太太说她跟这个小孩的死毫无关系。 **离开麻州** 到2002年,伊森先生和当时怀孕的伊森太太已经搬到南加州。那年3月伊森太太生下一个男孩。 马萨诸塞的儿童保护官员得知他们搬家一事,把伊森太太的纪录通知加州当局。他们解释说伊森太太的女儿已经由寄养体系照顾。“相关指控,”南加州的一份报告叙述道,“是虐待和疏忽”。(之后伊森夫妇对其女儿的父母权被终止。) 尽管瑞贝卡儿子的死被裁定为意外,马萨诸塞州当局也提醒南加州官员有关伊森太太在此事中的角色。多尔切斯特郡警长办公室2002年2月28日的一份报告注明,“一名儿童在当事人的照料下死亡”。 警长纪录显示,在伊森太太生下儿子大约一周后,加州政府紧急带走这名婴儿。当局指出,理由是基于马萨诸塞州对于伊森夫妇疏忽行为的调查,以及这对夫妇在南加州住家的状况。 “那种家庭环境对一个新生儿来说非常恶劣,垃圾、衣服、过期的食品和污浊的水,”根据警长办公室2002年3月27日的一份记录,“这对父母在马萨诸塞州还有一项未结束的调查,他们因为对另一名孩童肢体虐待,而被终止父母权。这对父母存在严重的心理问题和暴力倾向。” 伊森夫妇今年稍早在亚利桑那州的租屋处接受了采访,他们表示这两个孩子都仍然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墙上没挂孩子的照片,挂的是六幅关于为人父母的格言,其中一句是“与女儿牵手的时光短暂,但我们的心永远系在一起。” 伊森太太说,多年前因为有人检举,说她杀了自己的儿子并把他塞到布袋,之后南加州的官员曾暂时带走他。但她说,在官方断定她没有不当行为后,几天之后就把她儿子交还。 实际上,伊森夫妇一直没有要回孩子。南加州一个儿童福利官员说,男孩被人领养。女孩可能已被领养,或是还在接受寄养。马萨诸塞州的一名官员没证实是哪种情况。 当上个月要求伊森太太解释,为什幺两个州的官员报告说她的子女被永久带走时,她说有人在撒谎,“我在社会服务方面没有任何问题,这就是我的说明。” **看护幼儿** 亲生儿女被带走,伊森太太就为其他家长看护幼儿。 北查尔斯顿的一户邻居2003年时向警方检举,怀疑伊森太太猥亵她的女儿。她告诉警方,四五岁的女儿告诉她说,伊森太太裸身陪她洗澡和睡觉。日期2003年2月27日的北查尔斯顿警方报告称,在当局询问这个女孩时,她“并未提出刑事罪名的相关信息。” 在警方就这些指控展开调查之际,伊森太太“因一起不相关事故”在南加州医护大学(Medical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的精神病病房接受治疗。 当局没有起诉任何罪名,但当伊森太太几周后出院时,这位邻居母亲取得了一份隔离伊森太太的保护令。伊森太太说她从没虐待过这个女孩。 2005年,又传出一项指控,这一次是针对伊森先生。 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男孩告诉治疗师,伊森先生为他洗澡时,曾不当抚摸他。根据北查尔斯顿警方的一份报告,男孩的母亲不相信这些指控,没提起任何指控。无法联系到这个男孩的母亲发表评论。 当路透初次访问伊森家时,伊森先生穿着一件无袖T恤,上面印着“好爸爸能创造不同”。他说,他从未不当抚摸他帮忙照顾的那个男孩,还称“我有自己的孩子,我要做早可以做了,那我为什幺要对其他孩子做这个?” 伊森夫妇频繁更换工作。到2006年夏天,伊森太太从南加州搬到了伊利诺伊州的Tilton。伊森先生说她为了一份工作而搬离,他自己则留在了南加州。 他说,伊森太太和她朋友温斯洛以及温斯洛的兄弟住在一起。后来伊森先生也搬过去了,夫妇两人就搬到了另一间房子。 在伊森先生到之前,伊森太太已经通过网上的找新家论坛接收了一个孩子。 **“我治得了他”** 2006年7月,伊森太太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对穆勒儿子的物色及领养。 这个10岁的男孩离开威斯康辛州寄养体系时,身材娇小而瘦弱。穆勒说,他喜欢小孩和动物,但有严重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她回忆道,他会爆发,攻击其他孩子,而且毫无悔意。 穆勒是一个全职妈妈。她的收入来自政府对她身边养子养女的补助。她说,一名威斯康辛州的儿童福利官员告诉她,如果她把10岁男孩丢给政府,或许会导致政府对她展开调查,可能使她失去其他孩子。 由于压力越来越大,她又来到雅虎另一个名为ConsideringDisruptinganAdoption的群组,为这个男孩找新家。她的理由是,如果私下处理这件事,政府就不会调查她是否忽视或者虐待这个孩子。 2004年起,这个雅虎群组在网上就很活跃,养父母在这里给那些不想要的小孩找新家。穆勒发布了一条认养广告,询问是否有人有意收养这个男孩。 伊森太太用电邮回应说,“天哪,穆勒,我可以接手他...我有爱心、耐心还有时间...” 穆勒急于推进这件事,但她跟伊森太太说她付不起律师费。 伊森太太向穆勒保证说,他们不需要律师。她给穆勒发送了一些小孩的照片,说这是“我的所有家庭成员”--包括一个女儿和“上次婚姻”得来的一名继子,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和女孩分别是温斯洛(Randy Winslow)的侄子和侄女。 穆勒的回应是,又给伊森太太发了几张这名10岁男孩的照片。几分钟后,伊森太太提议亲自见面。她对穆勒说,她和温斯洛希望这一天就开车前往威斯康辛。穆勒同意了。 那天下午,在美国41号高速公路旁一个旅馆的停车场,穆勒与伊森太太和温斯洛进行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会面。 这对男女开车带走男孩之前,穆勒给这个新组成的家庭拍了张照片。这张照片上,一个瘦小的男孩站在这对微笑的男女之间。温斯洛戴着太阳镜,用胳膊搂着这个小男孩。 “我对温斯洛感到有点担心,”穆勒如今回想到,“他什幺都没说。他跟那个男孩一起玩了会,但没有跟我互动...但只要他们诚实可靠,我就愿意让他们把孩子带走。就像是,快带他离开吧。” “事后却证明这都是错的。我不应该那幺做,”她表示,“但我确实那幺做了。” **与温斯洛住在一起** 几个月过去了,威斯康辛州负责这个男孩的社工才知道穆勒已经把孩子交给伊利诺斯州的一对夫妇。穆勒称,社工坚持要她找回孩子。他告诉说,在转移监护权过程中不通知州监管机构,是违反法律的。 穆勒表示,社工“说我可能会被逮捕,这可吓坏了我”。 穆勒打电话给伊森太太,后者答应与她在州边界见面交回孩子。但在他们约好见面的那天,伊森并未出现。现在,穆勒称她已记不清这个男孩是如何回到她在阿普尔顿的家。但她表示,威斯康辛州和伊利诺斯州都没有因为非法移交监护权而对其本人、伊森或温斯洛采取什幺行动。 当男孩2006年末返回威斯康辛州时,他提到绝大多数时间与温斯洛呆在一起,而不是伊森太太。“她离开了,”他告诉穆勒,“我和兰迪一起生活。” 当穆勒开始在网上为养子找新家的时候,伊森太太和温斯洛也回到网上,再次搜寻能领养的孩子。 伊森太太流连于各个找新家留言板,而温斯洛呆在一个叫做“爱幼童”的聊天室。2007年4月,名叫凯文劳斯的联邦密探就是在这个聊天室发现了他。 劳斯就职于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儿童剥削调查部门。他在网上的资料显示是一位单身祖父,生活在阿拉斯加。他告诉温斯洛,他照看着两个孙子女,允许温斯洛骚扰孩子。 法庭文件显示,在与劳斯的聊天记录中,温斯洛传播儿童色情,并声称曾经吮吸过7岁、9岁和11岁孩子的生殖器。 “不管他们年龄多大,人都挺有意思的,”温斯洛在一次聊天中写道。温斯洛告诉劳斯,他可以前往阿拉斯加当他的管家,作为交换,温斯洛有权接近孩子们。以下是聊天记录: 爱宝贝:很遗憾他们会感到内疚,或者学校会告诉他们这样不对 劳斯:是的,但是你要怎幺做呢 爱宝贝:我同意猥亵儿童是不对的,但我们并没有猥亵他们,这是有区别的 爱宝贝:就是教导他们觉得这没什幺,也不要告诉任何人 爱宝贝:家里发生的事不外传 **一个“有趣的男孩”** 相关当局搜查温斯洛的家并拿到他的电脑时,搜查令仅允许他们查看温斯洛与联邦密探劳斯之间收发的儿童色情图片、聊天记录和电邮有关的项目。当时伊森太太已经不再与温斯洛一起生活。 直到这篇报导的记者联系到他时,专研儿童保护的劳斯才知道有这些促进私下找新家活动的网络群组。劳斯说他抓到温斯洛时,当局没想到去查聊天记录之外的任何东西。 记者跟他说温斯洛和伊森太太共同收养过一个10岁男孩后,劳斯重新检查了他与温斯洛交换的文件,并找到了那个男孩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男孩穿着衣服。 劳斯表示,一份跟那项刑事案件相关的未公开的记录显示,温斯洛也描述过这名10岁男孩。温斯洛说他是个“有趣的男孩”,而且他和他的前女友计划收养这个男孩。 2008年2月,温斯洛对刑事犯罪供认不讳,承认在2006年6月至2007年5月期间收发儿童色情资讯。那个10岁男孩曾在这段期间内跟温斯洛和伊森太太一同生活。目前正在俄亥俄州埃尔克顿联邦监狱服刑的温斯洛拒绝了采访请求。 这名男孩回到威斯康辛后,穆勒又在得到儿童福利官员许可后把他送给了另一家人。 这个男孩前几天满18岁了。他的新养母在接受路透专访时说,包括这名男孩在内,他们夫妇一共养育着10名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她说这个男孩经常好斗而且沉默寡言。养母说他曾经问他是否可以去上为特殊儿童开设的学校,但养父母坚持让他在家上学,并且不相信针对儿童的疗法。这对夫妻拒绝让该男孩接受采访。 **在一起过得非常美满** 最近被问到她是否知道温斯洛因发送及收集儿童色情资讯入狱时,伊森太太说“不知道”,并称她对温斯洛的了解只有“几周”时间。虽然有照片为证,但她也不承认和温斯洛一起接回了那个男孩。 伊森太太和穆勒在完成男孩交接不久后的往来邮件中,伊森太太写道这个男孩和温斯洛“在一起过得非常美满...两个顽皮的孩子,正是男孩需要的样子。” 在一次稍早的采访中,伊森太太没有提到温斯洛,但称这个孩子是“我们的性感男孩。”并说他经常表现乖张,“他会试图光着屁股走来走去。” 她说,这个男孩行为不端时,她肯定会“打他屁股。”有一次他在沃尔玛辱骂一个顾客时,她就打了他。 “虽然这听起来很奇怪,那次我故意打了他的嘴巴...把他打哭了。”伊森太太说。 到2007年初,那个男孩已经走了,伊森太太和温斯洛也分开了。她又同伊森先生住到了一起。而且,伊森太太又联系到了两对不想要小孩的父母,并从他们那收养了一个俄罗斯男孩和一个美国女孩。 “肥妈”在网络找新家论坛上的影响也更大了。很快,一个论坛版面的女版主越来越怀疑伊森太太--严重到连夜开车找到伊森家。这个女版主试图把那对男孩女孩带走。 **附录:有关国际收养事宜的常见问题** --美国家庭如何收养外国儿童? 目前全球已有90个国家加入海牙跨国收养公约(Hague Adoption Convention)。作为其成员国,美国要求收养家庭父母先接受10个小时的培训,才能收养来自中国等其他公约成员国家的孩子。(若收养非海牙收养公约国家的孩子,比如埃塞俄比亚,则无此要求。)当美国民众由美国的州寄养体系收养孩子时,则需要更长时间的培训,一般要30个小时。 约半数收养案例涉及海牙公约国家孩童,养父母通过联邦认可的美国收养仲介机构进行,这些机构负责与外国当局协调。另外半数收养案例则的孩童则来自未参加海牙公约的国家,收养人可能通过美国收养机构,或直接与拟收养儿童所在国家的协调机构进行沟通。 有些跨国收养经外国法院批准,还有些经过美国本土法院批准。通过外国法院批准的收养,对于孩童在收养家庭的情况没有任何主管机构核查。若美国法院批准的收养,社工可能会对收养家庭监控六个月左右。 一些国家要求定期报告孩子在新家的生活情况。不过不遵守规定也不会面临什幺风险。相关国家可以停止与相关仲介机构的合作,但对收养父母没有制裁办法。仲介机构可以控告收养家庭违反合约。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收养家庭面临外国养子女问题时能获得什幺帮助? 不太多,一些机构向家庭提供收养后支持,但并非必须,而且许多机构也不提供这样的帮助。 对于那些从本州自身收养体系领养儿童的家庭,美国许多州向这些家庭提供帮助。但这样的帮助通常并不适用跨国收养的儿童。 尽管有入住治疗中心等民间替代选项,但它们动辄每月花费数千美元。 --假使一个家庭希望将领养的孩子送回机构怎幺办? 如果一名儿童隶属海牙跨国收养公约成员国的国家,并且收养程序尚待美国法院的批准,则联邦法律要求这家机构继续担任儿童的法定监护人,直至为其找到另一个收养家庭。 如果收养已完成,则该机构没有提供帮助的责任。多数机构不向打算为领养子女找新家的父母提供帮助。 父母可以把孩子交给州的儿童福利系统,但这通常非常困难。在许多州,必须调查这些父母是否存在虐待和疏于照管的行为。如果该州接管这个孩子,父母通常必须支付孩子的照料费用,直至这个小孩重新被领养。 --如何为自己所收养的孩子另寻收养家庭? 一些美国收养机构提供“找新家”帮助。他们可以为孩子另找一个家庭,但并不接管法定监护权,也不监督移交。这是一个灰色地带:这些机构说他们只是帮助两个家庭及其律师完成抚养的私下直接转移。 像雅虎社区或Facebook页面等互联网论坛也可以提供找新家的帮助。这也是一个灰色地带,是本系列报导关注的重点。收养家庭可打出非正式广告,称有孩子需要重新收养;成年人也可以登广告说自己有意收养孩子。这种行为可能会违反一些州的法律,因法律规定,除了有执照的儿童安置机构以外,禁止任何人帮助收养或登收养广告。通过网上联系,家庭就可以安排儿童的重新收养或监护权的转移。 --哪些找新家方式是可行的? * 收养家庭可以寻求正式的重新安排送人领养。这需要得到法院批准--并且能够为孩子提供最大程度的保护。原先的领养家庭必须中止父母权。新的家庭需接受犯罪记录调查,并由一位社工人员进行其它资格审核。 * 收养家庭可以尝试通过法院转移监护权。原先领养的家庭不中止父母权。新监护人可能需要接受背景调查。 * 收养家庭决定不通过法庭介入,以比较非正式的形式转移孩子的监护权。原先收养的家庭签署一份委托书,将孩子一段时期内的监护权转交给新收养的家庭。这份文件一经公证,新收养家庭便可凭此为孩子办理入学并领取政府福利。在许多情形下,这也是一个灰色地带:监护权的转移并不在儿童福利和司法体系的监控下。而且这份文件并未在任何地方进行正式记录。这个方法较适合那些希望为孩子找到其他临时安顿的家庭,也就是经常所说的“临时照顾”。在其它情形下,这种方式被用于一次将孩子的监护权转移数年。 --有法律禁止监护权非正式转让吗? 有一道不完全的保障措施,且执行不彰。当一个孩子跨州进行重新收养或更换新监护人时,新旧收养家庭必须都获得两州当局的批准。否则就违反了儿童安置州际协定(Interstate Compact on the Placement of Children)。如果当局得知有非法转让的情况,他们可以将孩子转移出新家。他们也可以对涉及的成年人提起法律行动,但这很少发生。 --什幺是儿童安置州际协定?该协定如何适用于监护权转移呢? 这项协定通常称为ICPC,美国50个州、哥伦比亚特区与美属维尔京群岛将该协定立法。一般来说,当孩子的监护权从一个州转移至另一个州时,ICPC要求必须告知两州当局。如果没有告知当局,那幺涉及监护权转让中的成人就违反了两个州的法律。问题在于,各州如何执行、或甚至是否执行这项法律,情况各有不同。在某些州,违反该法属犯罪行为,通常是轻罪,而另一些州则没有明列应如何处罚违反ICPC行为。(完) 如欲参考原文报导,请连结网址() (编译/审校 路透中文部国际编译组)

本文由http://www.e-kuronekoshop.com/fangchan/99.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南非汇市:兰特表现亮眼,因押注穆迪不会调降评级上一篇:台南先进运输系统绿线替代路线5方案 9月起将分区说明

相关阅读

《特别报导》孩子的新父母:网路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 “来源:***(非《特别报导》孩子的新父母:网路上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